金瓶梅_沒有神的所在.jpg

侯文詠先生的《沒有神的所在》已經買了好一陣子,近日才拿出來細讀。

我一向愛看小說評論這類的書,原本對此書不抱很高的期望,因為很厚一本哪~

 

可是現在卻看得欲罷不能,原因是我發現了金瓶梅與紅樓夢驚人的相似處!

 

脂硯齋曾指出:紅樓夢深得金瓶梅之壺奧。

 

在《沒有神的所在》裡,作者把水滸傳比喻成父親,金瓶梅比喻成母親,而紅樓夢則是兩者的女兒,而且是個酷似媽媽的大美女!

 

比喻得傳神而巧妙,令我不禁再拿出三民版的金瓶梅細讀,思考一下,與紅樓夢的相似之處究竟在哪,竟看得我陣陣心驚~

金瓶梅_三民.jpg 紅樓夢_聯經.jpg

舉例來說,第八回裡頭,潘金蓮對小廝玳安抱怨:「你不知道,我與他從前以往那樣恩情,今日如何一旦拋閃了。」

 

這「拋閃」兩字直跳到我眼前來,在紅樓夢裡,描寫探春的〈分骨肉〉中就有:「一帆風雨路三千,把骨肉家園,齊來拋閃。」

 

不只是用字上的相似呢,請把潘金蓮撕西門慶的扇子,與紅樓夢中的晴雯撕扇做個對比,更加有趣。

 

而到了第九回,潘金蓮與眾妻妾初見面,從她眼中看到的形容更是一絕。

 

見吳月娘約三九年紀,生的面如銀盆,眼如杏子,舉止溫柔,持重寡言。

這讓我想起薛寶釵,紅樓夢中,她「臉若銀盆,眼如水杏。罕言寡語,人謂藏愚;安分隨時,自云守拙」。

 

第二個李嬌兒,乃院中唱的,生的肌膚丰肥,身體沉重,雖數名妓者之稱,而風月多不及金蓮也。

而薛寶釵身材也是豐滿的,賈寶玉曾說她「體豐怯熱」。

 

第三個就是新娶的孟玉樓,約三十年紀,生得貌若梨花,腰如楊柳,長挑身材,瓜子臉兒,稀稀多幾點微麻,自是天然俏麗,惟裙下雙灣與金蓮無大小之分。

長挑身材讓我想起探春,「稀稀多幾點微麻」則讓我想起賈母的大丫頭鴛鴦,缺陷美,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

第四個孫雪娥,乃房裡出身,五短身材,輕盈體態,能造五鮮湯水,善舞翠盤之妙。

這我就聯想不到紅樓夢裡有誰了,我想起的是射雕英雄傳的黃蓉,楚留香的宋甜兒。

 

第十回西門慶「妻妾玩賞芙蓉亭」那段,不就像賈珍在會芳園開夜宴嗎?而更妙的是,金瓶梅女主角之一李瓶兒這時雖沒出場,卻「送花兒來與娘們戴」,人不在意思卻在,妙之極矣!紅樓夢第七回「送宮花賈璉戲熙鳳」可是全書重大關節呢!藉由周瑞家的送宮花事件,帶出書中的重要角色,而且是經由奴僕的眼裡看主子,也是趣之極矣!

 

金瓶梅第三十四回裡,同性限制級的畫面出現了。

那平安方拿了他的轉帖入後邊,打聽西門慶在花園書房內,走到裡面,轉過松牆,只見畫童兒在窗外台基上坐的,見了平安擺手兒。那平安就知西門慶與書童幹那不急的事,悄悄走在窗下聽覷。半日,聽見裡邊氣呼呼,﹝足此﹞的地平一片聲響。西門慶叫道:「我的兒,把身子調正著,休要動。」就半日沒聽見動靜。只見書童出來,與西門慶舀水洗手,看見平安兒、畫童兒在窗子下站立,把臉飛紅了,往後邊拿去了。

對照紅樓夢第七回的內容:

那周瑞家的...出西角門進入鳳姐院中。走至堂屋,只見小丫頭豐兒坐在鳳姐房門檻上,見周瑞家的來了,連忙擺手兒叫她往屋裏去。周瑞家的會意,慌得躡手躡足的往東邊房裏來,只見奶子正拍著大姐兒睡覺呢。周瑞家的悄問奶子道:「奶奶睡中覺呢﹖也該清醒了!」奶子搖頭兒。正問著,只聽那邊一陣笑聲,卻有賈璉的聲音。接著,房門響處,平兒拿著大銅盆出來,叫豐兒舀水進去。

這裡呢,平安=周瑞家的,豐兒=畫童,西門慶X書童=賈璉X王熙鳳,西門慶那段是明寫,「賈璉戲熙鳳」則是暗寫,都只聽其音,不見其影。還有「舀水」兩字也非常點眼,需要留意。

 

金瓶梅裡出現了小廝「琴童」(和潘金蓮私通)、「棋童」、「畫童」以及和西門慶打得火熱的「書童」,而紅樓夢賈府四豔之中,「抱琴」是貴妃元春的丫嬛,「司棋」是迎春的丫嬛,「待書」是探春的丫嬛,「入畫」是惜春的丫嬛,多麼的相像!

 

而金瓶梅中屢屢出現「朝廷上用的」、「御製」等等,也是紅樓夢中常有的。還有妻妾的紛爭,女人的打扮,家具的擺設等等,看金瓶梅就好像在看紅樓夢的前身一般!

 

我喜歡充滿不寫之寫,意在言外的故事,正如海明威(Ernest Hemingway)的冰山理論(Iceberg Theory),胸中有丘壑的作者,知道故事的全貌,寫出來的都只是冰山一角!

 

看蘇童《河岸》時,一直想到福克納(William Faulkner),鬧劇的人生。近來看書,浮想連篇,究竟能牽到多遠?

蘇童_河岸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Cleo's Homeroom

Cl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